OPHER 遙陌

資深夢遊客
樂吹 肖吹 大眼粉( ´ ▽ ` )ノ

[肖王]動力機械的守墓人

# 是刀⋯煩請大家不要揍我⋯

# 圖文無關說的就是我無誤了⋯

# ooc ooc ooc



正文/


    日安,傑希,今天是2019年3月30日。唔……這樣說你大概不明白,今天是己亥年二月廿四,青龍當值。昨晚坐高速鐵去皖南那邊看銀河,淩晨星河從太平洋的方向升起,目所不能極盡的深藍紫色星群散發著耀眼的光,紫薇恆站在最顯眼的位置,與地面上成片成片橙黄色的行路燈輝映。暖橙色是運轉機械時魔法的顏色,我記得,在我二十歲生日的時候你照著我那張過於粗糙的圖紙臨時構造運轉起的永動機散發的光芒,这是个过于驚喜的禮物了。原諒我至今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當時的心情,但是我能夠清楚地記得當時你與虹彩拉長石同色的眼睛中滿載笑意,與自豪的口吻:“生日快樂,時欽,我們的永動機怎麼樣?”

       驚鴻一瞥,日後我的人生中再未見過如此耀眼的動力機械……和如此耀眼的人。比之星空毫不遜色。

        於是整晚我就沐浴著那些光芒,整理自己的所剩無幾的儲存空間。它在很多很多年前就真的很滿了,久到我甚至忘掉了自己怎會成為現在這般模樣,對當下的緩存也短的可怕。不過我給現下這段記憶閃存標了著重號。而今天之後,不如說是今天起,我忘卻你與否,你都會於此消失了,我的傑希。

       春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那個時候,誰能想到會有什麼來打敗這個高速發展的帝國呢。蒸汽鍋爐的發明在人類基因中魔法天賦逐漸消失的那時顯得如此雪中送炭,原動機很快取代了人力魔法的種種缺陷。多神奇那,仿佛是一夜之間,我們的產業與生活第一次走向了精密,以及自力更生。啊,這裡沒有冒犯的意思,有天賦的魔法師,比如你,不再被局限於這些簡單而通俗的需求從而能探索更高更神秘的領域,這是我們這些“絕緣體”無論如何都羨慕不來的。梅林在上,我從未得到祝福,卻希望魔法之神永世予你庇佑。

       傑希,你知道動力機械對我來說意味麼對嗎?那些漂亮的曲柄連桿,滑閥,飛輪,帶動著液體升騰,從工業設備到鐵路船舶機械造物,騰起的白色蒸汽,齒輪的咔噠聲伴隨著那些龐然大物的轟鳴總使我夜晚能夠安然入眠。那麼多那麼多機械,如今要以機器取而代稱了,我們賦予它形體與靈魂,軀殼中的血液卻已被替換為他們的油與電。交換技術以換取這些所謂的“更先進”,給我們的發明以更好是正確的,我們自問動力機械無法達成手機電腦這樣的產物,但我時常想,蒸汽難道一無是處嗎?要知道,直到現在原子反應堆還是用我們最先進的技術驅動呢,而在高山上,那些烏煙瘴氣的柴油電力鐵軌又能堅持多久呢?斯特靈發動機又能氣勢洶洶到哪兒去呢?

      該死,傑希,我還有許多許多的話想對你說。  在數據碎片覆蓋滿我的有序程序之前……時間不多了。

       還記得藍地石礦場的那顆晶核嗎?那時我們試圖將天然的結晶過程改造為動力機械的能源產生,機械與魔法改造的方面完成後卻發現等待晶核的改變至少需要花上百年。在我預備擱置時你卻自信滿滿。“一定會成功的。”傑希,天知道你這句話支撐了我多少的事業與歲月!但我不曾想過的是在我風燭殘年之時,消失已久的你唯一余留下的魔法將這顆能源晶核送到我的眼前。我在學才的幫助下,啊,你走之後我收了個小助手,叫方學才,聰慧得很,他走的時候機械的造詣已與我相當,他幫助我將自己改造成了現在的模樣。過程……在很早的時候就化為碎片了,於是我得到了一顆齒輪與晶核製造的心臟。

       很奇特,夜晚聽到的不再是夏夜蟬鳴秋風蕭瑟,而是自己心臟嚴絲合縫運作著的声音。

        你消失的悄無聲息。即便我曾聽你說過動力機械正在從這個世界消失,故而魔法師這樣的證道者們註定也不能再生存在這樣的土地……說過你已將許多未竟的事中斷或處理妥當……天,那時真的是過於動蕩了,讓我險些忘了自己。但我向你保證,傑希,我從未忘記你。我知道自己的舉動過於瘋狂了,但那時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如果我還活著,作為動力機械協會的最后一任会长,作為古典機械的守墓人,那道是不是就還存在,你是否就有一天會重新歸來呢?那時的我真的太自大了,明明結果早已註定卻不自知,想來這形式上的死亡已是我最好的結局了。

        但這真的是我所能做的最後的努力了。我記得妳眼中的光,想不擇手段抓住那一點希望。身為機械師的我堅信沒有精靈的庇護對自己來沒什麼損失或不足,但那确实是我無法追上你走的最後一步的致命原因。

        傑希,你一定不能想象現在的世界發生了怎樣巨大的變化。他們把現在稱為科技時代,街燈不再依靠煤油與點燈人,一日之能便能橫跨大洋,所有的信息都能被集合成塊,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甚至可以相隔萬里以電與波傳送,再有我此刻試圖與你交流的這個鐵盒子。原動機变得越来越小,機器終於將自然納入了自身運轉循環所要消耗的一部分。他們終有一日將毀滅自己,卻獲得了遠超我們當時的繁榮。

        而我已然看不到那天了。

        正如電燈如同被點燃的野火席捲而過的殘雲,度過河畔攀上新枝,在那之後我便再沒有在這片被電力籠罩的城市上空看見過繁星似錦。


        虔誠地呼喚你名字

        你的動力機械師肖時欽


        SENDING……

        TO: WANG JIEXI

        ADDRESS: NOWHERE


上圖/


對好好的一張圖給我寫成瀕死現場了(土下座




评论(8)

热度(9)